無錫市濱湖區委宣傳部官方微博發佈,張藝謀、陳婷違法生育的事實已查實,兩人生育的三個子女均在兩人婚前已出生,屬非婚生育。(12月3日《新京報》)
  2013年,張藝謀又火了,但這次不是因為電影。年初,張藝謀涉嫌“超生”一事引來網民熱議,小伙伴們在驚獃之餘,紛紛調侃超生的張藝謀為“葫蘆爹”。春去秋來,花謝花開,輿論熱了又冷、冷了又熱,就在眾議沸沸之際,此事年底有了最新突破:張藝謀承認“超生”,願意接受調查和相應處罰,由此造成的不良影響,向公眾致以誠摯的歉意。
  面對外界排山倒海的議論和猜疑,張藝謀此前一直沉默應對。與其刻意的低調處理相比,輿論界的興奮顯然更值得分析。新媒體時代,公眾對公共人物的監督是360度全方位無死角的。明星作為公眾人物,掌握豐富社會資源,占據社會優勢地位,一舉一動,往往成為被關註的焦點。也正因為明星的這些示範引領作用,公眾希望他們行止有度,傳遞社會正能量。此次網友逮住“葫蘆爹”不放,實際上焦點並不在於超生問題——“葫蘆爹”再強悍,其超生還沒有達到破壞中國人口整體比例的程度——而是其隨意超生所指向的“特權”標簽。
  計生領域背後,往往隱藏著複雜的利益糾葛和社會情緒。在普通百姓動輒被上環、引產的當下,“葫蘆爹”和他的N個子女游離於國家計生政策之外,毫不掩飾地張揚著富人的瀟灑和精英階層的傲慢。在留給世人一片驚愕的同時,也把網民撩撥得鬱憤難平。在網絡傳播語境中,它不僅向社會傳遞了“名人想生就生”、“有錢就能多生”等危險信號,還在爭論中割裂社會共識,成為負面情緒的擴散器和社會矛盾的放大鏡。面對各類公共議題,人們漸漸基於貧富、貴賤立場來決定自己的態度,發出自己的聲音。這種令人不安的極化、分化趨勢一旦蔓延,將會導致社會認同感大幅降低,修複輿情生態愈加困難。
  網絡時代,輿論生態和傳媒格局迥異於前,輿論的顯微鏡不斷掃描著公眾人物的缺點和錯誤。公眾對“葫蘆爹”的關註,並沒有止步於淺表指責、陶醉於輿論審判等“葫蘆事”,網絡輿論在彰顯出討論深度與成效的同時,也指向了“環境”、“體制”、“公平”等因素,凸顯了社會轉型期的各種複雜因素。遺憾的是,一些傳統權威、精英對輿論場的變化反應遲鈍,仍然依賴既往的話語體系,頻頻失語妄語,“精英應該多生提高民族素質”等高論不僅沒有為“葫蘆爹”緩頰,還讓公眾詬病不已。仔細梳理關於“葫蘆爹”的爆料,其實有很多情況並不確鑿,但已經嚴重干擾了張藝謀的私生活,誠如公開信所說,“不實言論已嚴重干擾到張藝謀家人的正常生活,更在社會上造成了惡劣的影響。”如此說來,娛樂圈的水確實很深,但網絡輿論的水更深。
  張藝謀曾是註意力經濟的最大受益者之一,現在“註意力”倒是數倍於前,而經濟方面則有可能“掉的大”。在一系列“葫蘆事”中,張藝謀失掉了人們對他的敬仰和信任,也抹黑了自己的社會形象。這並非是他“點兒背”,而是因為他忽略了一個公眾人物所應承擔的社會職責。對張藝謀團隊來說,當前最大的問題應該不是2.4億的天價計生罰款,而是如何履行社會責任,接受公眾監督,改善其同組織和公眾間的關係,修複引領社會模範形象。
  文/顏陳  (原標題:“葫蘆爹”遭遇“葫蘆事”)
創作者介紹

美國名校代辦

fd21fdstj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